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河南白癜风遗传么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2:35:1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河南白癜风遗传么,仪陇白癜风医院,德令哈白癜风医院,外伤白癜风容易扩散,广西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天津能否治白癜风,广东白癜风

原标题:这辈子就做军事科普一件事

楚天都市报讯

楚天都市报记者贺俊

对话时间:6月14日

对话人物:张召忠

人物简介

张召忠,1952年生,河北盐山人。知名军事理论家和军事评论家,出版20多本专著。2015年7月退休前为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,副军职,海军少将军衔。退休后,他转战新媒体,“局座召忠”在各媒体平台粉丝量累计近千万,幽默风趣的军事科普节目深受年轻人喜爱。

对话背景

张召忠又出新书了,《进击的局座:悄悄话2》目前正在预售。

退休两年来,这位拥有45年军龄的老将军,在新媒体上越战越勇。轻松幽默的大白话风格,持续更新的原创音频、视频和文章,不仅使他在各类新媒体平台上收获近千万粉丝,也让他越活越年轻,就连新书也是萌萌的趣味漫画集。

只要是军事迷,都知道“敢说”的张召忠。先后写过20多本书,在中央电视台做了25年军事评论,他形容这段经历是“从小鲜肉到老腊肉”。“我和年轻人没代沟,我现在就是个90后。”

退休后被带上“贼船” 现在比上班时还要忙

记者(以下称“记”):退休两年了,感觉您一直没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,现在一天的生活安排是怎样的?

张召忠(以下称“张”):现在感觉比我原来上班还要忙。原来的生活很有规律,上班就在院子里,中午睡个午觉。现在我的自媒体号基本每天都要更新,除了写文章,还要定期推出视频和音频。我还保留了四五档电视节目,像央视的《防务新观察》、《海峡两岸》,广东卫视的《全球零距离》等,都是每周要录的,有时候开车去央视录个节目,来回要四五个小时。偶尔还要出差,那就更忙了。

记:这么忙,应该不是您原来对退休生活的预期吧。

张:搞新媒体,我一开始就当是聊聊天,说着说着孩子们就上瘾了,要求推文,推文以后就要求视频,他们要求什么我都能做到,结果就像滚雪球,慢慢形成了常态性节目,现在等于是上“贼船”下不来了(笑)。像我的微信公众号“局座召忠”,在今年端午节达到160万粉丝之前,我们一直保证每天更新,包括春节。

记:之前您也做过直播,不过好像并不是常态。

张:这个新书出来后,直播肯定要多上。现在主要是视频,每周五必须发出,我们团队里做视频后期的只有一个女孩子,怀孕期间都在工作,生完孩子又接着做下期节目,一期都没给耽误。现在固定的节目还有每周二、四的半小时音频,有时候我做完节目回家都十点了,洗一洗吃点饭后,还要准备内容后再录音,速记要连夜把录音整理成文字后给编辑,保证当天发出,很不容易,多晚都得等着。

年轻人是试金石

和90后没有代沟

记:您的粉丝里面,年轻人、中年人和老年人的比例大概是怎样的?

张:还是跟获取信息的习惯和渠道有关,我们做过几次调查,大约分三种情况:在斗鱼直播、微博和B站这块,90后、00后差不多占90%以上,80后和70后大约8%,60后、50后不到2%;在微信公众号和今日头条之类上,上面的三类人比例分别占55%、40%和5%;在纯音频的蜻蜓FM平台,三类人的比例是40%、40%和20%,中老年人在这里会多点,因为这相当于是网络收音机。

记: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会这么受年轻人欢迎。

张:像我在退休前,听报告提前退席就要提前请假,现在的孩子完全不一样,他觉得你讲得不好,大大方方就走了。我感觉年轻人是试金石,你在网上随便弄点东西是不可能的,他们知道的东西特别多,你的知识镇不住他就不行。

我能做成这样,主要来自两个方面:一个是长期的阅读和阅历积累形成的基础;一个是与时俱进补充新东西。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上网了,现在每天要用手机上网三四个小时,我从来不看娱乐类的东西,主要是看新闻网页获取一些国际信息,还有就是一些军事类的内容。

记:您已经65岁了,和90后他们沟通起来有代沟吧?

张:没有,你看我的微博就知道,那里面的评论热闹得很,经常有人问张老师说的这个网络语言是什么,他们还不如我呢(笑)。我天天要在网上泡三四个小时,跟他们交流起来,那俏皮话多了,没有代沟,我就是90后。

办自媒体不为营利

能养活十几人团队

记:带着一个团队做自媒体,有没有点创业的感觉,听说您刚开始非常难,现在收支情况怎么样?

张:以前我参加节目、出去讲课是人家给钱,现在是自己掏钱出来给团队发钱,感觉很不一样。我的微信公众号在40万粉丝之前,想来投资的很多,有风投要给一千万两千万的。我这个身份平白无故要这么多钱怎么弄,还是自己弄吧。我刚开始靠写书、讲课补贴大家。粉丝到40万以后,我们就在商城卖点东西创收,赚的钱也就是补贴一下。粉丝过80万以后慢慢有了些广告,一些违法的和不适合的广告也是坚决不做。总体来讲,现在温饱问题解决了,十几号人的工资也能保证,可以维持团队的正常运转。

记:您曾说自媒体很快会迎来大洗牌,还能出像您这样的自媒体大号吗?

张:我现在做新媒体有一年半了,算是有点发言权,我感觉要再出一个我这样的太难了。第一是要自己拿钱出来办,第二要保证每天原创,第三要文字加音频、视频多媒体融合。折腾到现在,我的粉丝在微信公众号有176万,今日头条是240万,微博是535万,B站是70多万,各种加起来大概有一千万,而且我不以营利为目的,挣钱也是为了让团队持续发展,宣传的都是正能量。

记:有这么多粉丝关注,阅读量很容易就有几十万,在言论把握上就需要很高技巧吧。

张:最近十多天,我们公众号上的阅读量每天至少有3个10万+,头条最高到42万,自媒体榜单的排序一般都在第一到第四之间。我有25年的传统媒体丰富经验,现在也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间转换,知道宣传口径、宣传纪律、选题范围。比如讲印军非法进入我们的边境线,第一不要涉及外交问题,第二不要往打仗方向去忽悠,可以讲一些历史和装备。

专家要有责任感

中国需要军事科普

记:在海军成立68周年时,您讲到海军当年的艰难岁月时泪洒荧屏,不担心会影响人们对将军的惯常印象?

张:我一直觉得所谓的将军、专家、教授、官员等,都是职务行为,但是不管你当什么官,核心还是人,有人性的那一面。我一辈子都不装,退休后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,比如我以前不会坐公交,现在能自己坐了,最大的不是技术问题,态度问题解决后就好办了。

记:之前您说的“雾霾防激光”“海带缠潜艇”,曾被网友批评是无稽之谈,即便讲了其中的科学原理仍有很多人不能理解,为什么人们对军事科普的理解有这样的偏差?

张:国外有很多娱乐节目是以科普为主,围绕科学知识去做一些娱乐性的东西,也有很多书是通过漫画等方式轻松讲科学,中国在这方面就做得比较少,老百姓的科学素养也不够,一些专业的东西容易产生误会。我不在乎那些质疑,也从来不解释,专家要有责任感,我也一直在呼吁多做些科普性的节目。尤其是现在,长久的和平后,人们对军事的关注度就会减弱,所以我才想自己做军事科普。当然,一个退休的人把自己说那么伟大也没啥意思,我这一辈子就是做这个事,把这事干完就行了。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宜宾白癜风医院